新闻动态

教育资讯
教育资讯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教育资讯 > 正文

邯钢技校是什么学历(邯郸技术学校有哪些)

作者:创始人时间:2024-05-28 09:30:02 浏览:2460次


  孟磊在实训室内为学生授课

邯钢技校是什么学历(邯郸技术学校有哪些)

  中考结束后,“普职分流”再度成为热门话题。

  “上职校?没面子、没路子、没票子”“考不上普高,到职校就完了”……在父母传统意识里总觉得高中更好,但在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融通的背景下,职业教育已成为教育行业的新赛道。

  这篇文章的主人公是冀南技师学院的一名教师。24年前,他从技校毕业跻身钳工领域成为一流工匠人才,如今他从车间“转身”讲台,将专业技术和经验传授给学生。

  当下,他的经历颇具代表性。

  孟磊在实训室内为学生授课。

  如何培养现代钳工技能人才以更好地服务制造业的发展,成为当下职教院校制造类专业的一项重要任务。

  在国家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背景下,他决心成为一名培养工匠人才的职教老师。

  上得了讲台,下得了车间

  42岁的孟磊曾是河钢邯钢的一名技术工人,2020年在冀南技师学院教师招聘时,他以“能工巧匠”的身份报名考试,“摇身一变”成为该学院智能制造系的一名教师。

  如今他在学校颇有名气,大家说他是“上得了讲台,能上一堂好课;下得了车间,能干一手好活”的“双师型”教师。

  说起孟磊职业起源,多少与他的父亲有关。

  孟磊父亲是邯钢一名技术工人。受父亲影响,16岁初中毕业时,他选择进入邯钢技工学校学钳工,将自己未来职业生涯定义为“车间里的工人”。

  “在我们那个年代,选择上技校,一半是兴趣,一半是就业。”1999年,19岁的孟磊从技校毕业。因为热爱,他在校成绩优异,毕业时以邯郸市技工学校钳工专业技能比赛第一名的身份进入邯钢。

  初出茅庐的他,为了快速完成从学生到工人的转变,经常跟着师父下现场。师父安排的活忙完了,就自己找活干。三个月内,他对车间设备情况了如指掌,工作刚满一年,他便开始独立承担设备的维检工作,迅速成长为车间的技术骨干。

  对于孟磊来说,这是难能可贵的“宝藏”,32岁那年,他取得了钳工职业最高等级——高级技师,开始了“师父”生涯。也就是在当“师父”的这几年里,他更加意识到了技术人才的培养不应仅停留在知其然的层面。

  “机械制造行业的钳工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职位。他们不仅要具备组装机械设备的能力,在必要时还要能够手工制作零件,并对设备进行精密调整以保证生产正常运行。”孟磊说,随着制造业的不断发展,高技术、高技能人才严重缺乏是制造业发展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  习得技能,安身立命

  夏日的午后,在冀南技师学院钳工实训室里,钢锯与材料摩擦后发出的“吱吱”声,让原本安静的校园显得有些热闹。

  “第一锯非常关键,既要稳,又要准。”

  “这一锯下去锯正,后面继续往下锯才能锯好。”

  ……

  作为钳工专业指导老师,孟磊正带着2021级智能制造预备技师班学生进行实操。他一边观察纠正学生的动作,一边捋捋袖子拿着钢锯,埋头示范。

  钳工属于机电专业类别。随着智能制造的不断发展,很多新工艺、设备和材料不断涌现,促使钳工工艺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,尤其是分工越来越细化。

  “以前技师院校多数老师没有企业一线的从业经历,在实训教学的方法与手段上较为落后。当时的实训中心设备陈旧,尤其缺乏行业中有代表性的装备与设施,学生缺少真正动手操作的机会与认识设备的环境。”与当下职业教育环境相比,孟磊切身感受到如今职业教育的“变”。

  在冀南技师学院,二百六十八平方米的钳工实训室是智能制造系专业基础实训室之一。该实习车间主要面向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、数控技术、焊接技术等专业学生的实训。

  “钳工实习是所有机电类专业的基础实习课程。”孟磊说,实训室内有台式钻床4台、钳工操作台14张(共56个工作位)、台虎钳56台等,足以进行钳工技能培训和各种等级的钳工技能鉴定培训,还能承担钳工的各种技能大赛。

  职业教育的根本目标是面向生产、建设、管理与服务一线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。在孟磊看来,实训教学不等同于简单的实验。

  平日教学中,他会结合每名学生的基础条件和实际情况,在班内开展小组教学、分层教学,以学生为主体,

  发挥学生的主导作用。“比如教学生制作一个钣金锤头。”

  由学生组成小组,选出组长,根据孟磊的引导,开始搜索、查询钣金锤制作的相关资料,分析图纸、材料、加工方法等,在小组长的组织下,编制钣金锤的加工工艺,并讨论其合理性。

  敲定实施方案,学生根据确定的加工工艺进行加工训练。过程中,孟磊会对学生的工件挨个儿进行检查,在检查和巡回指导中对发现的问题进行总结,指导学生认识到不足,使其职业技能进一步得到提高。

  与普通高等教育培养方向不同,技师院校是职业院校,以专业培训为主,是应对专业技术岗位的培训,目的是让学生学一技之长,早日就业。

  孟磊告诉记者,他带的预备技师班,就业时等同于本科学历,4年下来,学生除了职业技能达标,更重要的是习得技能,有了安身立命之本。

  行行出状元

  其实,孟磊还有着另一个身份:钳工技术上“计较”0.01毫米的河北省“钳工状元”。

  4月29日,在河北省第一届职业技能大赛上,孟磊以优异的成绩斩获装配钳工项目金牌。

  此次大赛装配钳工项目比赛分为手工加工、机械装调两部分,总用时7.5小时。手工加工要求在3.5小时内将几块钢板手工制作成曲柄滑块机构,制作的零件尺寸公差都在正负0.015毫米。

  “制作的零件与规定形状、尺寸偏差越小,就说明这个零件做得越好。”孟磊对这个偏差的底线是0.01毫米。

  “每一样技术,只有不断打磨、坚持,才会越来越好、越来越精湛。干一行,爱一行,行行都能出状元。”获奖后的他对学生们说。

  近几年,孟磊一直在关注技能大赛。他告诉记者,各级政策正在向技术工人倾斜。年轻的技能人才,只要在各类技能比武中崭露头角,就能收获荣誉,得到社会认可。

  “相比于普通高等教育院校的学生,职业院校的学生可以参加更多行业大赛,优秀的学生将提早被企业‘预订’。”孟磊说,当下,从市级、省级、国家级,再到世界级,职业技能大赛成为技术人才争先奔赴的“战场”。

  9月16日-18日全国第二届技能大赛将在天津举办。如有机会,孟磊将再次登上竞技“战场”。以此为契机,他所带的学生也报名加入他的训练课程,积累比赛经验,为日后参赛做准备。

  邯郸新闻传媒中心记者 赵鸿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