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动态

教育资讯
教育资讯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教育资讯 > 正文

中专往届毕业生怎么样(公办中专招往届生吗)

作者:创始人时间:2024-04-02 09:51:45 浏览:2247次


  60、70后,当年很多人都以念小中专为荣,走上工作岗位后,都成了单位的中流砥柱,不知啥时,小中专文凭啥也不是了,评职称不合格、提干不够格……虽然你还是单位的骨干、大拿,却只能干着基层的技术活,尤其近些年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,这些老人成了落后、封闭、无知、不思进取等等的代名词,曾经的天之骄子,现在成了社会的弃儿。

中专往届毕业生怎么样(公办中专招往届生吗)

  我叫张华,是70年生人,1986年念的小中专,就是初中毕业报考的中专。

  那时的中专比高中难考,因为中专4年毕业国家分配工作,而高中还要念3年、大学再念4年,先不说高中3年后能不能考上大学,就是大学再有4年后毕业,还不知道啥形式,能分配啥工作,前途有点渺茫。

  所以,家庭比较困难、学习好的学生,一般都选择了报考小中专,想着早点挣钱帮衬家里。

  报小中专有风险,报了小中专第二志愿就不能报重点高中,只能报普高。

  这就意味着小中专考不上,即使你的分数超过重点高中线,也只能去普高。所以,报考时,家长和孩子选择的都很艰难,有点破釜沉舟的感觉。

  我很幸运的考上了省内的一所电校,学习计算机专业。

  86年国家还没普及计算机,大多数老百姓都没听过这个名词。当年我们的专业课基本都是清华大学的课程稍微改编的。所以我们学校的历届毕业生都很抢手。

  学校王老师将大红信封送到家里时,站在门口高喊:“张华在家吗?通知书来了。”

  邻居们听到喊声,纷纷走出家门,围向王老师:“张华考上了?”“太好了,考的哪里?”“张华妈妈,快出来,老师送喜报来了!”……

  邻居们都眉开眼笑,乐呵呵的你一言我一语。

  我和妈妈快步走出家门,王老师满脸笑容,说:“就你家张华的喜报最大,快看看。”

  妈妈笑着,眼睛湿润了,双手郑重的接过喜报。而我,虽然也笑着,但没有像妈妈激动,好像意料之中,有点理所当然。

  这是我前8年学习生涯的里程碑,是我3年初中拼命苦读的胜利果实,是我的人生转折点,更是父母含辛茹苦又和善做人后,老天爷的一个馈赠。

  我仿佛又看到妈妈深深的目光:“华啊,好好学习考出去,别再像爸妈这么辛苦。”

  在此兴奋的时刻,我的心里隐隐的有期盼,仿佛在等待冲锋号响,一旦吹响,我就全力以赴的冲向前方,冲向战场,完成一场华丽的转身。

  不,不是等待,这一刻就是吹响了人生的号角,这个大红的喜报就是笛声。

  我默默的接过母亲递过来的喜报,看到我的名字在信封左上端,烁烁生辉,心里暗暗下着决心:我一定努力学习,改写我们家贫困的命运!

  02

  4年后,时值20岁的我,顺利地毕业了,也幸运的分配到了家乡的财政局上班。

  县城的工作不是很紧张,时间宽裕,早晨起来,老妈做饭,我就收拾家务。

  饭后出门上班,骑着自行车,5分钟就到了单位。

  先把股长、副股长和我所在的办公室打开,三个屋子挨个擦桌扫地,然后先把暖瓶放在门口,再拖地,省得拖地后再进屋取暖瓶踩出脚印。

  最后拎着三个暖瓶去水房打水。

  整个局里,我是年龄最小的,见人先露笑脸,到处都叫叔叔阿姨大哥大姐,嘴甜总不是坏事。

  90年的县城,计算机专业太奇缺了,有人问我干啥工作,我说在财政局微机房,人家好奇的问:“财政局还养鸡?”

  我不由一阵苦笑。

  我负责全局的计算机维修、维护工作,尽管我的专业是计算机软件,但当时人们也不懂什么软件硬件的,反正只要计算机出了故障,都得我去处理。

  我又念了大专自考,自学了计算机硬件技术,钻研局里的软件系统。

  每当系统出现故障,我在屏幕上噼里啪啦的敲击源代码,修改、维护程序;或者用精巧的螺丝刀,拧开机箱,卸下各种面板,反复测试时,人们好奇、惊讶的看着我和一堆机器零件,表情是惊喜服气的,也会赞叹着说:“还得念书啊!”

  记得有一次年底,预算股的计算机打不开了,结算大战如火如荼,计算机不玩活了,上至局领导,下至工作人员,都急懵眼了,赶紧派人找我。

  此时,我正在给全局下属乡镇财政所人员进行微机培训(乡镇所也刚刚上了一台微机),预算徐股长亲自来会议室找我,让我知道这次事故的重要性。

  我急忙来到事故机器前,怎么摆弄也开不了机,一片黑屏。我冷静的想了想,哎呀,主机后边有个开机按钮,平时从来不关,是不是它被关了?

  果然,一按之后,“啪”,开了。

  我刚要走,局长说:“等等,万一再有差错呢?等会看看。”

  工作人员张贺打开结算软件,密码却不好使,急得满头大汗,徐股长小声说:“是不是记错了?”张贺说:“王艳走时告诉我的,没错。”

  局长那边也发现了异常,赶紧过来问情况,张贺更加手忙脚乱了,局长问徐股长:“密码怎么错了?”

  徐股长说了实话,昨晚加班时,临时工王艳闹着要回家,被他批评后,一气之下不干了,但是她跟张贺交接时告诉的密码不对。

  局长大发雷霆,耽误了年终结算,会出大事的,声称要撤了徐股长职务。

  徐股长唯唯诺诺的看向我,满脸哀求,我说:“破密码一般做不了,得进入系统后台重置,我进不去后台,得找省厅的管理员。”

  当时的情景很急,找省厅管理员来不及了,王艳关机一概不理。怎么办?

  我赶鸭子上架,只好试试了。

  各种方法用了还不行,我脑子飞快运转,将系统程序里的源代码有关部分修改一下,将密码重置后再改回去?

  如果说出这个方法,领导不会让的,怕我将程序弄乱,更麻烦了,但没有别的办法了,反正他们也不懂,偷偷的干。

  我大着胆子按自己的思路做了,满屋子鸦雀无声,静得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,我也紧张得手冰凉,脑门冒汗,终于找到程序中密码设置部分源代码了。

  2个小时后,一切成功,我一回头,发现局长还在屋里,大家都在我身后,屏着呼吸,紧张的看向屏幕,虽然看不懂,但都目光一致的看着。

  当我“啪”的一声,关闭系统后,我长呼一口气,一回头,被众人的表情吓一跳,我对徐股长说:“妥了,干吧!”

  我的名声出去了,“财政局来个女的老厉害了,能破译密码。”

  转眼30多年了,我也马上走入退休大潮,心里酸甜苦辣,感触颇深。

  尽管是工作的骨干,但后来的政策是凭职级需要大学文凭,提干需要大专以上……

  无奈之下,我又念了本科自考,苦是苦了点,累是累了点,也增加了知识量,扩大了眼界。

  社会的进步需要知识的不断更新,我们作为老人,也不能故步自封,也得跟上时代的步伐,提干自身能力的同时,虚心向年轻人学习。

  否则,不仅是被社会淘汰,成为废人,不会用高科技家用电器、不会转地铁、不会打滴滴、不会网络刷卡……甚至还会被孙子辈的后人嫌弃,没有共同语言。

  60、70后的同龄人,你们做好迎接新生活的准备了吗?